凤律璃

我懒……

完了。化学最后一题错了……

相信自己!不要紧张,把平时当做中考,将中考当做平时,是全力以赴,而不是尽力而为!
我今天中考!加油!

中考加油啦——我后天考试了我给自己也加加油。我考前焦虑太严重了,我现在每天都在紧张中度过,担心这个担心那个。还导致身体出现情况!告诉自己不要紧张!

我好像看到了我的黑历史……

【又是骰输产物/虽然是几天前的】

和别人赌博被叫穿男友衬衣了……以下正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从被褥中抽出手臂,抬手揉了揉带有许些倦意的眼睛。半长的棕发贴在额头,显得有些可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外面零星阳光透过窗帘洒在床上。双手支起身子坐起,将散乱的棕发拢至耳后,顺手拿过一件衬衣穿上,也不管这究竟是不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床穿鞋走到洗漱间,瞌睡未醒,擦去眼角许些水痕,拿起牙刷漱口,眼睛却看着镜中自己。看了片刻却发现这身衬衣有些宽大,下摆甚至没过大腿根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将口中满是白沫的水吐出,略带疑惑地发出声音。却听到外面有门锁的声音,走至客厅去看那还在玄关处换鞋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怀英。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?”

醉酒

      /这是一篇骰输,emmmmm/给自家损友的,他是只李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>酒,美物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壶清酒一月夜,仰头饮下杯中酒液。微辣的液体流过喉,刺激着较为脆弱的咽喉。文书被自己打落在地,单手支腮打量着手中白瓷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眼角染上一丝醉意,圆月高悬,看着那月痴痴地笑着。壶内清酒已无,就连酒杯滑落在地摔地破碎耶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>你,何时归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袭白衣一柄长剑,久萦于心。恍惚指尖以为那人归来,口中唤出他的名字却换来一片寂静。泪已将枕着的衣袖打湿,水渍深色的衣物上极为显眼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长安的风已然凉透,冷风拂面,吹得满是泪痕的脸颊生疼,却无人在为自己拭去这泪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何所叹,何所叹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『依旧被我吃了。』

      与老友对饮,酒过半巡,眼角也染上一丝醉意,忆起千年前的过往云烟。

      “孤管汝是骄之龙族,还是四爪爬虫。到了孤的大汉,踏入孤的地域,即是孤的子民,应当向孤臣服。”

      初遇那帝王,是在他的宫中。本想着寻找那失踪的老友,无意间落入帝王之所。闻言却不为所动,将长枪深嵌于身旁的土地间,额前的犄角是已将身份暴露,无谓地转身,身上的银甲随动作发出声响,红眸对上那帝王紫色眼眸。

     “那又如何?龙之傲骨,怎会向一介凡尘帝王跪拜。无人敢唤我低下头颅,臣服于他。而你是这第一人。”

       握了握手中的白瓷酒杯,不断回忆着记忆中的那人。

       “帝王又如何?终将归为尘土,这王朝百年,亦不过是吾眼中短暂过往。龙乃神族,终与尔不同。”
     “好大口气。孤何时允许你议论孤的帝国与孤之命。龙族?在孤眼中不过只是四脚之蛇罢了。孤将名垂千古,而汝,将消散于这世间,不被人所记。”

    至今记得那君王说话时的神情,狂妄,以及对神族的不屑。
    仰头饮下杯中上好的桃花酿,坐于林间亭中,只着一件纯白长袍。对面饮酒的好友正借着酒意,吟诵豪情诗句。摇摇头,看向林子深处。千年已逝,他早已归土,他的王朝亦不复存在,世间繁景却依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刘季……”

      从喉中轻叹出他的名字,披散着的如雪白发垂于脑后。忽然怨起凡人的寿命之短,亦厌恶起自己这千年之命……他的样子,在这千年之间都不曾回去,绕之千年。

     罢了罢了,终是陌路,亦是殊途。永不相干。

无题【被我吃了!】

    夜里的长安,有一些凉意。
    秋风吹过,刮的脸颊生疼。抬起衣袖微微遮住无保护的脸,远处的大明宫依然灯火阑珊,彻夜不息。
    

    抬头望向无月的黑夜,心里泛起一丝悲凉。瞬间脑海里想到了很多,故乡,亲人,大唐……还有,那久挥不去的白色身影。
   

       无法忘却他单剑杀入皇宫时的神情,白衣早已被鲜血染红,不知是兵士的还是自己的。剑刃直指女帝,仿佛来自地狱的使者。
   

      只知道他再出来时早已没了肃杀之气,走时的落魄身影映入脑海。他是一个如此骄傲的人,他不应该有这样的背影……
    
      我无法为他做些什么,只得盼他此生潇洒。这儿,有我想守护的物什。大唐,帮了我太多太多,此生恐怕无法偿还。

     走回府邸,穿过院落。秋风将桂刮落在青石制得长椅上,走过轻抚去时,手上被染有花香。尔后走入书房。
   

    屋内,茶香弥漫了整间屋子;屋外,风吹过时响起树的沙沙声。屋内,灯火通明;屋外,静寂无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夜无眠。

       倘若,我对你说,我弃了这李唐三品丞相,离了这繁华的长安。
       千山万水,你愿意陪我一起看吗。

我只是想找人聊天……怎么就这么难……